校园小说《繁星之语》

发布于 2016-03-07  20 次阅读


青春校园传统小说《繁星之语》

别名:耀眼繁星下的你我

状态:暂载

☆★引子:

繁星璀璨的夜空,诉说着婉转动人的故事,虽然渺小又自卑,但我也会握紧新的希望,跌倒又站起来,沮丧中找寻梦想,随风流动的意识,我在此岸,你在彼岸,但愿这雨滴能传达这最后的温暖。

一座城市,一群伙伴,孩提时代的梦想与羁绊。长大后,时间是改变人生的绮丽,而祈愿总在回忆中找到真谛。我是一个行走在这个世界里短暂的生命,却又在一次次的绝望与希望中挣扎,哭泣,悲伤,最后,还有一群最真挚的伙伴在坚守自己的纯真与热情。

☆★第一语 回忆中的曾经

流年似水,四季在我眼里不断地交替变换着。时光却如匆匆流水一样流失,蒸发,逝去。

我叫李苒,是一名大学生。现在在湖北武汉的一所大学里上学,成绩一般,长相普通,不爱说话,所以平时很少有人找我搭话。但是某一天,我遇到了一群真挚的伙伴。

大约在我三岁时,九八年那次全国中下游地区的洪涝灾害,夺走了我父亲的生命。那年,我正好三岁,那一天我们全家都落泪了,我默默地哭泣着,静静地与父亲告别。家里的爷爷奶奶是农村里思想保守的人,妈妈却是思想顽固的人。父亲去世后几天,家里争吵不堪,爷爷奶奶和母亲两方都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来辩护父亲死后的赔偿金。

那一天,母亲沉不住气。与爷爷发生了争吵,结果离开了家。自己另起门户。而我也跟着她一起离去。

好在母亲娘家那边的人很帮助母亲,帮她找到了一所废弃的厂房,在这个九十年代末,其实政府管这些弃房的政策不是很完全。母亲宁肯租一间房,也决不动父亲的赔偿金。而我的学费,是从她上班工资里和平时摆地摊里挣来的。

我们安顿好后,就再也和爷爷奶奶那边没有了往来。

但是这时的我,已经到了小学二年级。很惭愧的是自己很不努力,学习成绩一般,平时内向不善于交流,也没有当过什么班级委员,但是上学起早床却是我最大的优点。一想到别人和我的情况一样,却早早的懂事了。我就心生愧疚。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小学在浑浑噩噩之间度过,每天日复一日,上学放学吃饭睡觉,其实心里早已习以为常这些现代生活的机械生活。我一直把我是单亲家庭的这件事珍藏于心,没有告诉任何人,不是告诉别人而博得同情,而是怕别人在我缺少父爱情况下,来嬉笑我。结果,那一天,我们班的一个同学真的知道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知道,他对我说:“你居然是单亲家庭,你还真是缺少父爱,怪不得这么孤僻,每天都没有人和你说话,你好奇怪啊!哈哈。”

我没有反驳他的言语的力气,而是存在我心中,知道自己已是孤独一人,早已养成了孤僻性格,很难改变。

自从那天起,一直到小学毕业,回忆里,和我说过话的只有老师,同学平时都不太在意我,有时候打扫卫生时,同学直接避开我的位置,扫都没扫,也不和我说话,就这样避开了。也许在那张小学毕业照里的我,是最没存在感的吧。

我没有叹息小学时代这般空虚,没存在感。而是在另一个角度来看,是我没有遇到一群和我有缘的伙伴而已。

很快的,时间飞逝,我渐渐地长大。初一的我,身高一米七左右了,在这个时候也算是班里身高很高的佼佼者。军训时,班主任居然给了我一个小小的职责,那就是排头,班主任看我性格孤僻,所以故意将我这么排目的是让我变得外向,可惜的是我没有达到班主任的预期,在沉默中默默地带领着队伍训练,结果我那一排的同学,在我的带领下走得还算不错。

军训完结典礼上,我们班得了优秀队伍一等奖,我也不巧得了一个优秀士兵奖。这是自幼儿园时代得过奖,小学时代从未得过奖这么久时间一来,六年后第一次得奖。当时,虽然不能太过表达自己的高兴,显得不够谦虚,所以还是沉默着领奖。班里的同学也有人说着:“他性格那么孤僻,不就是一个排头吗?走得哪有那么好?这个奖应该给班里其他人的!”

虽然我听到了这句话,但我并没有为自己辩护,而是淡然离世的忘记了这句话。那时我在想:“没什么,我本来就没资格得这个奖,所以不必在意他的话。”

于是,初一时候,我更加地沉默寡语,自从得了这个奖后,我没有更加努力的证明自己,而是更加的孤僻起来,甚至和老师之间都很少交流。

初一完全陷入了孤僻的深渊,有时候晚上母亲见我回来,问我为什么总是不说话,我也只是回了几句,可能由于母亲忙于工作,所以平时也没和母亲交流什么,母亲也很少管我。

初一随着时光穿梭而去,初二也接踵而至。

到了初二,我身高达到了一米七三,我所在的班级换了一个班主任,这个班主任还是很有亲和力的。不过这时的班上的同学,成绩已经被分的很细,就连换个坐位都要和班主任商量半天。没法子,由于我本身的孤僻和身高,被安排在最后一排。我只好将就这样的安排,本身成绩一般,在老师眼中并不是特别发光发亮的学生。我只好认了罢了。

记得初二的那一天傍晚放学,我被一个同学叫着去一个巷子里,说找我有事。刚开始还不相信是怎么回事,到后来就将信将疑地信了,也随着他跟去了。

“你小子,在学校很得瑟吧。”

“没……有……啊。”

“不可能,你们班同学说你很得瑟。”

那个像是在外面混的混混,手捏着我的肩膀说道。

当时我就懵了……

“怎么可能?平时不太爱讲话,不可能……得瑟啊……”

“反正,你小子就是得瑟,下次再得瑟,我就打死你。”

“嗯……”我在莫名其妙中迎来一头雾水。

那时候,时间过得真慢,吓得我汗流浃背,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结果最后,害我母亲担心了好久,不过好在和学校以及那个带我去的同学谈过了,事情也随之了之。

平常时,虽然不太爱讲话,比较内向孤僻,但是还是有人总是在不经意间拿我开心,小小的捉弄一下,大则找我打架的麻烦,但这些在我眼里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的小事。我更多的是用眼睛去观察每一个同学,用双眼去认知自己的同学。所以我不会轻易的与别人打开心扉,从小到大,心扉已经锁的太久,都快遗忘掉了…………

不过在漫长的初中岁月里,初三一起奋斗升高中的同学里,是我至今唯一一位玩到高中甚至将来的同学。他叫杨岩,在学校里发生了一些小事,所以就认识了。初二认识的,两人经常回家,也有些事情一直和他说。到了初三,我们从初一到初二从未分班的同学,分散在各个班级。

之后,为了学业,各自忙碌着复习,考试,朋友们之间的情谊暂时抛在脑后。学习是我们初三学生的每日任务。

“一二三茄子,咔嚓。”拍完初中毕业照,已经临近中考了。随后,过了半个月,我得知我考到了一所稍微好一点的高中,心里稍稍平和了许多。

“离别”是那个夏天最最令人不舍的事,虽然平时和那些同学没什么过多的交流,但是毕竟同学一场,人生里总有路标标记着这份旅程。

“再见初中,再见过去,再见那个曾经的自己。”这句话至今还反复回荡在记忆深处。

于是,高中成了人生的转折点……

☆★第二语 那个认真画画的女孩

伴随着高中的开学典礼,似乎我的人生已经快速地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这时的我,开始在这个时期,变得有些想改变自己的冲动。想变成乐观,想变成班级里最受瞩目的人。于是,我一遍一遍履行自己的行动......

在高中,似乎每个高中学子都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了,因为高中三年后将迎来高考,对于许多人来说,高考则意味着你的人生即将发生重大的转折。

我不以为然地过着每一天,机械式的我似乎早已厌倦许许多多地反反复复,大脑深处不断充斥着太多的想改变自己的意识。每次一个人走在路人,都不知道回家是每天重回那个吃喝睡的窝还是回去感受一下自己家中淡然的亲情。实则是我自己已经变得麻木了。

于是,在一天中午的时候,我和班上的同学去艺术楼打扫清洁区的时候,我遇见了她。

他们一行人拿着扫帚,在走廊里仔细地扫着垃圾废品。而我,一个人却不知道在哪里飘荡。就像一阵风,把灰尘吹到哪里就是哪里。

这时,我从不远处的地方听到动人的歌声,渐渐地吸引了我。我一点一点随着歌声,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走着走着,来到一个窗户旁边。我紧张地扭着头探过去看了看。

原来是一位女孩子在哪里画画,嘴边哼着自己喜欢的旋律。看她长发飘逸,双眼秀气,五官端正,扎着两只小马尾后脑勺垂发,颇有文艺气息的女孩气质。

正在聆听这旋律的时候,我竟然被她发现了。

“嗯?你是?”那女孩朝我这边望了过来。

“我是.......我是高一(8)班的......李苒。”

那女孩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咱们是同级的学生啊。你好啊。”

我竟然像个女孩子一样害羞着回答:“你好。”

“你好,李苒。我叫梦霖。我是高一(3)班的。”那女孩居然主动地和我说话。当然我早都想改变自己,所以我在这时付出了行动。

“你好,梦霖。”

其实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怦怦地直跳。说完后,那女孩,也就是梦霖,让我进去看了看她的画。

“这就是你的画。好阳光温馨的感觉啊。”我连连地说道。

“其实,这是我一直以来的风格。喜欢温馨阳光的画,能让人放松和快乐。李苒,你喜欢吗?”梦霖笑了笑。

“喜欢。很喜欢。”我不知觉地发出这种话语。

最后我们两人都笑了。那天,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清楚地知道。这种微弱的改变,似乎一天天地加快速度。不断地在涌进我的心底,来加速。

这一天,我们两人在彼此都还不熟悉的情况渐渐地敞开心扉。她问了我许多学习方面的事情,我也回到了许多。在生活中,我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对我交流。那时的一种满足,不知觉地涌现。

此后,我们每次在这个中午的时候,在一起交谈绘画方面的事情。说来也巧,小时候没事就在上课的时候随便画画,现在说起来还是一种幸运。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我依旧和她在一起交流绘画方面的事情。到了第五次,这是令我措手不及的。

第五次的时候,她的班主任知道了。叫她到了办公室一趟,我听说她因为被自己班上的同学说是和某个男生有暧昧,或者是谈恋爱,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了。据说她的班主任是个不太喜欢自己班的同学谈恋爱,一心一意要自己的学生学习认真的性格。

这一次中午,也就是她放学被叫去办公室的时候,我急忙顺着消息来到了她班主任的办公室。我隔着门听到,班主任训斥的声音。

“梦霖,我们班不允许谈恋爱,你可知道吗!”

隔着窗户看,梦霖似乎不怎么开心,垂着头丧着气般。这和她平时温柔随和外带一点阳光的样子,截然不同。我顿时冒出了一股力量。

我不断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去还梦霖一个清白。于是,我下定决心,冲进去,说个明白。结果,真的进去了。

走进去,我对着她的班主任说道:“你们班同学说的有暧昧关系的男生,应该就是我。”

“你?”她的班主任疑惑了一下。

我坚定地再次说道:“是我。其实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因为她画画比较擅长,所以有一次去请教了许多这些方面的问题。”

她的班主任半信半疑着:“真的吗?梦霖”

梦霖抬起头来,似乎放松了许多:“是的。老师。我们只是学习上的交流。不过,我们只是普通的关系而已。”正在这时,我的心似乎从天上落下了深渊。不过也可以接受,因为自己其实比较内向。所以再怎么说也不会被许多人想要交往的。

就在这时。我的心快要低落到空虚的时候。梦霖说了一句话,我瞬间又提起了劲。

“老师,不管我有没有谈恋爱。但我从上高中以来,您的班我实在呆不下了。请您让我转到李苒他们的班去吧。”梦霖坚定地说着。

这天,我们俩从同一个路口,分开不同的方向回到了家。我自己也曾想过,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才这样说,还是出于在她那个班的感受说出的话。到了第二天,她真的转到我的班级上。这让我欣喜不已,不是作为男女朋友而开心,而是因为有了一个可以交流的人才开心。

☆★第三语 捧着鲜花的画中少女

第二天早晨,我的班主任就带着梦霖来到了我所在的班级上。我的班主任叫刘旭,是一个幽默的女老师。平时特别喜欢和我们班的同学开玩笑,不过也有时候因为某些方面变得严厉。一大早的,班上的同学们陆续来到教室里。高中的早自习特别早,所以同学们有时候起得晚,只好把校外买的早点带到班上来了。

“这位同学,吃完了再进教室吧。”刘旭站在教室外面,发现了一个同学带着早餐快进教室了。

“嗯,老师。我就在外面吃。”

刘旭身旁站在梦霖,两人在讨论着什么。我早早的来到教室了,透过窗户瞩目着她们。

“叮铃~~~~~~叮铃~~~~~~~~~”上课铃声响了。这是早自习的铃声。

同学们大部分都坐在教室里拿着书读着,还有个别的同学陆续进来教室。刘旭和梦霖一起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

“同学们,早上好。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个其它班级的同学,她叫梦霖。大家快来欢迎一下。”刘旭微笑着介绍这位新的转班生。

这时,讲台下有许多声音,有说长得漂亮的,有说长得挺秀气的,众所纷纭间,梦霖主动介绍了自己。

“大家好,我是高一(3)班转来的。我比较擅长绘画方面,个性比较随和外向一点。”

正在这时,快要迟到的张晓溪从楼梯间上来,慌慌张张地想早点到教室。这时,张晓溪已经到了教室外了。她听到“梦霖”的名字,惊讶到。

“梦霖?初二上学期的时候,我因为家里有事所以转校了。那时候,我和梦霖在学校的关系特别要好。真的是她吗?”张晓溪带着疑问,来到教室门口。

刘旭转睛一看:“张晓溪,你怎么现在才来?迟到了两分钟了啊。”

张晓溪害羞着,摸了摸自己的衣角:“不好意思。老师。昨天闹钟没定好,所以早上没按时叫醒我。”说着,张晓溪看着这位叫“梦霖”的同学,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同学,你是张晓溪?”梦霖熟虑地看着她。两人似乎有一种默契。

“真的,是你吗?梦霖”

“是我啊,我是梦霖。”梦霖欣喜若狂地说道。

“真的是你,太好了。初二那时候,家里因为一些事情,所以转校了。居然能在这里看见你......”张晓溪像是多年没见自己的闺蜜般,高兴着。

“既然你们认识,那你们下课去交流。现在是早自习,同学们等着上课了。你们去李苒后面那排两个空位坐吧。”刘旭看着黑板上那块班费买的钟说道。

“好的,老师。”梦霖与张晓溪,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话音刚落,两人就到了我座位后面一排两个空位坐着了。

其实我当时也比较惊讶,这两人居然认识。

后来下课后,我听到她们在后面的谈话,隐约听到。她们原来以前那么要好。

“梦霖。我好久不见你了。咱们太有缘了。”张晓溪坐在自己的板凳上,有说有笑。

“小溪,你知道吗?那年,你转走了。我自己的心也是空荡荡的。”

梦霖扯着自己的发丝,怀念地说着那些年的事情,仿佛那时是多么地快乐。

“我还记得,那年我们一起在操场玩跳房子了。说起来,也曾一起挨过那时班主任的批评了。记得那时我喜欢上一个男生,你拼命让我追,可是到最后我还是放弃了。”

“是啊。那时,我们很快乐。”

“对了。梦霖。你好像是知道我在这个班的吧?”小溪靠近梦霖,小声地问道。

“......嗯。其实我知道你在这里。但是我不确信是不是你。开学的时候,我意外地在各班级学生分班表看到——张晓溪。我就在想,是不是你。但不确定。”

“后来,我因为一件事情为契机。才下决心来这个班,看看是不是你。”梦霖握了握拳头,坚定地好像是勇气涌现般。

张晓溪欣慰地冲着梦霖笑,握着梦霖的手:“原来是这样。真的太好了。”

虽然她们说话的声音被下课期间的吵闹声盖住许多,其实我听到了些许事情。

我正要转过身说句话的时候,上课铃响了。这天,她们俩都很高兴,所以我不打算打扰她们的重逢了。

时间其实过得很快,正是梦霖来我们班的第二个星期的头一天,老师说有一个绘画比赛。梦霖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报名。张晓溪也选择报名,我当时犹豫不决,不过也下了决心报了名。

学校下了规定,只要是参赛的学生,不管是不是艺术生,都可以拿画室用。因为第三个星期天要交绘画作品,我从第二个星期就每天呆在画室画到傍晚,也许是自己想让梦霖再次注意到我吧。梦霖与张晓溪的走近,我这只能充当男友的存在已经不消而散了。

回想她还没转过来我们班的时候,我和她交流绘画的时候的回忆是很美好的。梦霖与张晓溪画了自己喜欢的温馨与快乐地两个题材的作品,她们本来就是有望高二报名艺术生的潜力股。我只虽然也想报,不过因为家庭原因,现在就选择了放弃了。

她们两人每天都在自己家里画,放学回家都很早。而我的家庭条件无法有画室那种绘画的良好环境,所以只能找学校提供条件来画了。

一天又一天的时光,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开始选择的画是一个女孩捧着鲜花在田野间,仰望蓝天的构想。颜料铺满了一层又一层。中途画的时候也有放弃的时候,后来为了让梦霖再次注意到我,我只好画了一遍又一遍。到了第十遍的时候,我才画好了。

第三个星期的星期天到了。我们依次交上了自己的作品。我最后交上作品,是想等获奖来给她们看,没有获奖就只好当作没发生一样。结果,真的获奖了。

过了一阵子,老师在班上的绘画课公布获奖名单,我居然奇迹地获得了一等奖,梦霖与张晓溪获得了二等奖。这让在班上其貌不扬的我,获得了许多赞扬的目光。老师居然还当众高举我那副充满幸福的画,同学们一片哗然。

坐在身后的梦霖,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画的真不错,这位少女应该是你心目中希望她幸福的少女吧。”

我紧张地说道:“是......的。嗯。”顿时心中仿佛看见了阳光投射进来一样。

张晓溪在自己的坐位上,鼓励着我:“李苒,认识你这么久,你这次做的真棒。加油!”

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只好低调过去了。这次前两等奖都有奖金两百块。拿着这奖金,放学的时候,走出校门口我去了奶茶店买了两杯奶茶给梦霖她们。

“李苒,谢谢你的奶茶。以后绘画方面的事情有不懂的问题可以继续问我。”梦霖的这句话,让我再次看到了阳光。

“你的奶茶,很甜。”张晓溪笑着说道。说完,梦霖她们和我不同的方向回家。回到家,我第一次将这件事写在了日记上,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主动写日记,那天晚上很开心很满足。

☆★第四语 第一次参加运动会

“下个月底,我们学校要举行秋季田径运动会。希望班上的同学都踊跃报名。”刘旭站在讲台上看着手中的运动会报名表说道。我死盯着这份报名表,想了又想:“在小学初中的时候,我可都没怎么参加过。不过那时每次有运动会,我都会坐在教室里看书。这次报名,肯定也有许多人想去参加,少了我也没什么......”

这时,班主任刘旭转睛一看,看着我在盯着她,便对我说:“这次希望机会留给那些不想参加运动会的人,这次运动会有区领导来观看。所以像李苒这样的,一定要踊跃报名。得不得奖都没关系,但是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啊?老师你说我?我不行的......”我当时就懵了。

这时,身后传来梦霖的声音:“李苒,你上次画画不是获得了一等奖吗?你这次不管参不参加,去试一试吧。放心,没得奖,我也会支持你的。加油。”看着梦霖会心一笑地说着,我也就当了真的。

“老师老师,我报!报名!报三千米长跑!”我立马义正言辞地说想报了。

这时班里周围同学投来了有鄙夷的目光,也有期盼的目光。不时的传出来:“三千米长跑,跑得动吗?”“三千米,对于他来说,平时不爱运动,有那么大的耐力吗?”“期待啊,看看他怎么样跑完?”

“你报?那你上来在我这里登记吧。”刘旭让我上讲台填下报名表。“嗯。这就来。”我立马就上去,想不到自己被梦霖鼓舞着,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勇气。上去填完报名表,其实每写一个字都会在紧张。其实班主任刘旭明着不说得不得奖无所谓,其实在班主任的眼里,这些奖的多少可以看出她们教学质量的如何,或者反映出这些老师的能力高低。

下来讲台,我紧张得走回坐位上。张晓溪倒是很会察言观色,发现我很紧张:“李苒,你别紧张了。得不得奖,没人会怪你的。就像我报了跳绳,没得奖别人说我,我照样当作耳边风,一个进一个出。”

“呵呵......”我听到这话,感觉更冷了。我一想到我报名的项目是三千米长跑,其实也是我现在的挑战了。

下午放学,我没有选择回家,而是选择一个人在操场上练习跑步。我跑着跑着,虚汗不时地出来。跑了三圈正要再跑一圈的时候,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这时从篮球场方向回来的同学看到我差点摔倒,便迅速地将我扶起来了。

“我叫王柒,是高二的。同学,你怎么回事?”这位叫王柒的学长,连忙问我。

“我叫李苒,是高一的。我在练习跑步,因为我报了学校的三千米长跑。”我虚脱了地说着话。

“这样吧,我扶你去那边休息一下。我再告诉你怎么练习吧。”

“嗯,好。”王柒学长扶着我去了操场有可坐的地方那里休息。“你叫李苒是吧?”“嗯。”“其实我刚才在篮球打球,买矿泉水的时候就看到你了。那个时候你好像已经快跑不动了。”

“我看你好像拼命的练习,于是有点好奇,就顺便来看看你。想不到,刚才来的时候,你就快脱水晕倒了。”王柒学长告诉我说道,其实我也知道的体制不行。

“这样吧,你今天就算了。明天,我还在这里打篮球。你过来找我,我告诉你怎么练习。我是体育生的,对这方面有点了解。”王柒学长站起来。

我也跟着慢慢地站起来:“好。明天我会来的。”

“你现在要是走不动,最好要你家人来接你。我先走了,再见。”王柒学长慢慢地跑开了我的视线里。

“我妈很忙,不可能来接我的。我还是自己回去吧。”我休息了一会儿,便硬着头皮回家了。

隔天下午放学,我依旧来到这个操场。这时,王柒学长已经等了我好半天了。

“昨天,休息好了吧?其实你跑步不再于体制好坏,只在于技巧的运用。等下,我和你一起跑。”

“谢谢学长。”

在操场的起跑线上,我和他都弯着腰,准备好跑步的姿势了。只见他一声:“跑。”我们立刻开始跑了。他双腿有力,张开频率不大,但是双腿之间跨的远。一开始他领先了我许多。

到了几百米的是后续他突然慢下来和我一起跑着:“注意了,跑步,双腿之间要张大,不要像大象一样跨不出腿来。然后均衡地跑,陡然之间的变速跑,是很容易出事的。”

“嗯嗯。”“记住了。”我连忙回应他。

“然后,是跑步还要坚持,你坚持一个月,下个月底,你一定不会倒数第一的。”王柒学长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的回答:“好的,我保证不会倒数第一的。”

“开玩笑的。其实名次不重要,主要是你的决心和毅力才是最重要的。”

“啊?原来是这样。”我似乎懂了王柒学长这句话的意思了。跑到一大半,王柒学长慢慢地停了下来,而我则跑到了他的前面去了。身后出来一阵阵:“加油~~~~~~~~加油~~~~~~”声音。

这时的我,渐渐地闭上双眼,张开双臂,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样,飞在空中,被风所抚摸着。不是胜利的满足,而是自由地奔跑着。这一次,我和王柒学长一同练习跑步后,他再也没有在下午放学的时候,来和我一起跑步了。我心里知道,因为他已经把能教的都教了——勇气与决心。后来十几天至运动会前夕,我每次的练习都更加地努力耐心。跑着跑着,仿佛看到了匆匆流逝的小学时代,又仿佛看到不愿意被提起尘封在心底里那个初中时代。尽管在跑步中时而时现过去自己的那个背影,我都觉得现在与以前截然不同了。

运动会前一天的班会课。刘旭叮嘱我们运动员要好好休息,明天努力拼搏。其实我心里也很紧张。看着别的同学都报了自己擅长的项目,我都有点快后悔自己报三千米跑了。

第二天,同学们围坐在偌大的操场上,看完了开幕典礼。紧接着是短跑,跳高,跳远,跳绳等比赛的陆续进行,而三千米是最后一项比赛。我们班在三千米比赛前,有三名获得了一等奖,有两名获得了二等奖,总分也在高一班级里名列前茅了。那时紧张的我在想:“我跑不到第一,也没事。只要尽力就行......”

这时,王柒学长来到我们班。“你们班,李苒在哪?我找他。”巧合地是梦霖与张晓溪也听到了王柒学长的话,一同前来找我。

“学长,我们和你一起去找他吧。”“嗯。快走,不然来不及了。”

一个同学说着:“他去找三千米跑道起点了。一会儿就要开始比赛了。”听完这位同学的话,王柒学长立马过来找到我。

王柒学长走到我的面前,拍了拍的肩膀鼓励我:“李苒,你要加油。这个比赛不是为别人获奖,而是为你的决心与勇气来证明。加油。”

梦霖与张晓溪紧随后走来。“李苒,加油。绘画比赛时的你,每天在画室你都努力画过,画错许多努力再画,你的勇气会帮助你的。”梦霖望着我的眼睛说道。

张晓溪拉着梦霖的手,看着我:“你要是跑倒数第一,那以后就不用来找我和梦霖了。”

“请各位三千米跑的同学,注意了。倒数三秒,就开始跑!3...2...1...跑!”一声令下,我还在那三人的话语中没挣脱出来。落后了三五个人。

“加油加油~~~~~~~~~”身后传来梦霖与张晓溪,鼓舞我的声音。这时,我往前一看,原来王柒学长早早地来到了我的前方看台区。他没有说鼓励我的话,而是盯着我看。那双眼的深邃,我似乎发觉了什么。
一圈,两圈。一千米,两千米。已经过去了。前方还有四人没有超越过去,后面还有三人没有追上我。其实我这时已经累得快虚脱了。但一想起三人的话,我似乎又有了更大的力量向前迈进。
“跑啊跑,继续跑。”是我最后一千米快要支持不住,心底里重复最多的一句话。

经过我们班的观看区时,班上的同学,一片哗然:“加油~~~~~~~~~加油~~~~~~~”我不知道,平时低调内向的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是听到别人鼓励我,我却像是吃了菠菜的水手一样,向着终点努力狂奔。

终于,我达到了终点。满脸通红喘气的我,躺在终点一旁的草坪上。过了一分钟,梦霖与张晓溪,来找我,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李苒,你真棒!我们刚才看你跑向终点的样子,被你的决心打动了。”梦霖蹲下来对着平躺的我说道,而张晓溪则是在一旁默默地微笑着。

“梦霖,起跑时那位来鼓励我的学长呢?”我疑惑着。

“他走了。说是有事,不过他好像看完比赛微笑着走的。”听完梦霖的这句话,我顿时舒心了好多。

五分钟后,“高一(8)班的李苒,仅在终点超过前方一个人,得到了这次比赛的第三名。可喜可贺,李苒同学拼搏的勇气值得赞扬。”从广播站传来一阵阵赞扬我的播音稿。

“我想起来。”这时,我耷拉着手,撑着我的身体站起来了。开始有点昏沉,但是好了许多。

“你们先去班级那里集合吧。马上是闭幕典礼了。”

“好的,那你一个人小心点。”梦霖担心着我,但我却让她与张晓溪回到了班级里。

一阵喜气的乐曲传来,“请各位班级获奖运动员上台领奖。”我跟着获奖队伍,领到了我的奖。一排获奖的运动员,举着自己的证书,笑得阳光灿烂。而我,却不仅仅是获奖的高兴,而是因为他们对我的关心而快乐,而是知道“自己的朋友正在越来越多”的事实而开心。

“咔擦~~~~”我们获奖的人被相机永恒地拍摄了下来,这定格的时间却成了我美好的记忆。

晚上,回到家里,把证书给妈看了。妈因为我在学校获奖,也变得欣慰了许多。这一天晚上,我再次记录了这第二次的美好记忆,写成了文字编辑成日记,永远地牢记在心第一次的决心与勇气。

☆★第五语 胆怯的影子

自运动会结束后,同学们对我的目光正向改变了。那些同学心中的我一直是怯弱的,而我平时的低调也给人以一种不问世事的感觉。但是经过运动会之后,这种变化虽然发生了转折的变化,但自己似乎还没回过神。

每天的学习依旧如此累人,虽然是高一,但是日复一日孜孜不倦地学习着。有一天中午,梦霖主动找到我。
“李苒,给你。”梦霖从后面的座位走过来,递了一两块糕点给我。

“啊?这是?”我看着这糕点疑惑着。

“这是我妈做的糕点。很好吃的。”梦霖笑了笑。

“我不能接受你的。班上有些人很八卦的,何况你和我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只是一般的同学而已。”我考虑到一些流言蜚语的形成,所以一直不再班上与女生亲近。

“原来是这样啊?”梦霖失望到,准备收回那块糕点。

这时,刚从办公室拿到这星期开班会的资料的张晓溪回到教室,看到了这一幕。

张晓溪走上前来,义愤填膺地说:“李苒,你知道吗?上高一你和我同班以来,我就挺在意你。平时怕这怕那的,性格那么内向的你,上次运动会还不照样拿奖了。你不必怕,快去接着。”

接过她温柔的手,我拿了一块。尝了一小口,味道确实不错。

“很好吃啊。你妈妈做的非常好。”我立即告诉梦霖这糕点很好吃。

“真的吗?”梦霖一边说着一边吃着,露出满脸幸福家庭的味道。

吃着吃着,其实也想到自己的家庭。一家,缺了一口人。只有我和妈的两人,生活虽然过得去但其实也是不圆满的。一边咽着糕点,一边思索着自己。

“对了。李苒,这星期五下午的班会演讲稿交给你演讲了。”张晓溪回到座位告诉我。

“啊?我?”顿时,我一下子心慌了。其实我从没正面的在班级上做一些被众人瞩目的事情。

“对,就是你。”张晓溪露出了一阵邪笑的笑容。

“我是这次班会的执行委员。所以你得听我的了。不过你那胆怯的性格,确实应该改一改了。所以这次就给你锻炼下吧。”

“我可以拒绝吗?”我露出不愿意的表情,说道。

“不行。”张晓溪一口回绝了我。

“好吧。”

一旁的梦霖看着我俩,黯然了许多。梦霖的表情告诉我,她希望我能够站起来,去大声演讲。看着梦霖,我似乎也默然了。张晓溪递过演讲资料,我接过来。

“这是此次演讲的资料,你抽空看看。今天星期二,还有三天,好好准备吧。”

“嗯。”当我接过资料的时候,看着梦霖我内心再次说道,一定要演讲好。

拿到这次演讲稿开始,我就抽空再看再读。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时间如秒针转瞬即逝。我为了演讲地更有感情,花了四天时间在这次班会演讲上。

这次班会如期的召开了。我们班级的班会,班主任是不来参与的,给学生锻炼自我组织的能力,只有每到重要的班会班主任才会过来参与。

张晓溪走上讲台:“同学们,下午好。本次的班会是以家为主题来探讨的。每个人都可以说说自己对家是一种什么定义。”黑板上赫然的“家”字,令我羡慕那些有着完整家庭的同学。

张晓溪说完,就轮到我演讲了。我从自己的座位上僵直地站起来,不自然地走上讲台。当然有些同学也会嘲笑着我的胆怯,但我还是坚持着走上去。

“同学们,下午好。这次班会的演讲,是由我来完成的。希望大家积极配合。谢谢”我啃啃请请地说着。讲台下面不时传来一阵褒贬不一的声音。

接着我开始拿着演讲稿演讲了:“家,是人们人生中最重要的组成。拥有家的人是温馨的,是快乐的。不论是哪一种,父亲是家里的严肃者,而母亲则是家里的温情者......”

我念着这份演讲稿,长达十分钟。虽然时而讲断,但讲台下的大部分同学们没有嘲笑我。我凭着自己的勇气,完整地演讲完了。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话音刚落,台下传来阵阵的掌声。虽不是过于激烈的掌声,但这一次却让我信心倍增。我微笑着从台下回到座位,一片片掌声似乎在击打着我的心胸,仿佛看到了一片金色的麦田。回到座位,我坐下来仔细看着这份演讲稿。

梦霖看到我说道:“李苒,你演讲地真好。其实我一直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谢谢你。我会努力的。”我转身回应道。

张晓溪再次站在讲台:“这次的演讲。李苒做的很好。接下来大家说说自己对家的理解。”话音刚落,大家讨论激烈,似乎每个同学对家的理解都不同。

我迈开自己的脚,举起手来。

“李苒,你说。”张晓溪期待着。

我站起来,说道:“家,是温馨的,每个人都拥有家,不管怎样的家。它始终是人们唯一的归属。”

“你说得很好。你坐下吧。”

“嗯。”对于那时的我理解来说,家就是这样的概念。

“大家还有什么理解吗?可以尽情发言。”张晓溪瞩目到台下一些同学的目光。

一位同学站起来说道:“家,是自己的故乡。它能给人安全感。”

“嗯,你说的不错。”

另一个同学站起来说道:“其实家,更是一种融合剂,父母子三方的相互配合,才会使家更加和谐。”

“同学,你说的不错。”

同学们纷纷地站起来说道自己对家的理解,张晓溪简直是措手不及,听到这么多概念的诠释。

“好了。时间也不多了。这次班会就先到这里吧。”张晓溪考虑到时间不多了,想立马结束这次班会。

“叮铃铃~~~~~叮铃铃~~~~~~”下课铃声响了。

放学在一片激烈的讨论声中结束,这次班会同学们配合地尤为默契。对于家来说,我希望家是一种精神寄托,能为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温馨。

放学后,我和梦霖张晓溪一块回家。

张晓溪一边背着书包一边走着,看了看我:“你这次做的不错,演讲确实很有感情。”

“我也觉得不错。这次你给人不是一种胆怯的感觉了。”梦霖微笑道。

“谢谢。”我欣慰着。

到达门口,离着不同的两个方向,我和她们两人分开回家。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嘟嘟~~~~~~~~嘟嘟~~~~~~~~”

“喂~~~~~~~李苒,妈今天早下班,所以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油炸豆腐,早点回来吃吧。”电话里传来妈的声音。

“嗯,我马上回来。”

“好的。”“嘟嘟~~~~~~”妈挂了电话。最爱吃的油炸豆腐还在家里等着我,我急切地希望能快点回家。因为家是我最温馨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