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木吉他

作者: 2016-05-16散文随笔, 随笔
五月的宁静乡村,已不再宁静。星星开始在天空眨眼睛,午后的大牛在哼哼哞哞。田野里的青蛙趁着渐热的气温,鼓足了腮帮子嘀嘀呱呱的那无言的青蛙姑娘吹,那个时候会抓一把琵琶放在水盆里,一个人抱着默默地吃到嘴发麻。对面邻家的小姑娘回跑过来跟我玩耍。一群人疯疯癫癫地扮仙女,扮妖精,坡上坡下到处疯跑,还装摸作样的到门前的马路边散步。大人们就一边摇着蒲扇一边挑选着我们扔在水里的琵琶。南风悠悠的吹,带着植物的芳香气息,人生好像平静安逸,知足安乐。
路上常常有晚放学回去的学生,拨着单车上的铃声,清脆响亮的从那一段平路骑过去。然后就松开手,空空的车头平稳而又自由的向下滑去,没有冲到田里,也没有弯下腰去刹车,就那样张开双手,像只自由的鸟,迎着吹来的风把额前的头发吹起,然后自然而又帅气的落到了平稳的路上。又回头骄傲的吹口哨,后面的伙伴便如听到了召唤一般,加速朝他骑去。当我们下去踩野菊花和捉蝌蚪的时候,眼中那大人般的少年早已消失不见。就站在马路中间,把菊花一个个都摘了,捧在手心里,用力朝天空撒去,小女生欢呼着散开,留下那跑不开的孩子,被我们嬉笑捉弄她是新娘子。水田里地水冰凉冰凉的,像晚上睡觉地凉席那样舒服,抓了蝌蚪回去,大人看到了就会说长大了不读书。这样一说虽然很舍不得可又会觉得自己贪玩没志气,手一张开,默默又去玩别的。等几分钟后走回来时,那滑滑的蝌蚪就干巴巴的了。
有时候会趴在奶奶的膝盖上看天上的星星,从来都不数。有些星星会闪,边闪边走,位置在不断的变化。有的很大一颗,有的暗淡无光。总觉得它们是哪个飞机或飞船在太空里飞来飞去,也不会去想牛郎织女。然后奶奶就会讲她小时候的事,从未经历过的年代在她的话里显得那么地自在与快乐,尽管那个时候她过得并不好。睁着眼睛看着她,不一会就犯困了。下次再去看星星的时候就会不开心的跟她说这个说过了。
坐北朝南的房子夜晚很舒服,熄了灯的人家外面都有狗在叫嚷。路边与田野边会有移动的光线在穿梭,有很多泥鳅和黄鳝在田野里。头上戴着手电筒地男人背着大大的电瓶在池子里打鱼,电流的声音显得很突兀。安静的半夜,南风把窗子吹得吱呀吱呀响,睡不着就伸手去抓萤火虫,屁股上亮着灯的虫子到处飞,抓一只看一会儿就放掉,然后再抓一只再玩一会儿。等它们都走远了,眼睛也就睁不开了。
没有数码产品的那个年纪,没有男生牵女生手的那个年纪,我只是会想,屋后面的青杨梅什么时候会变熟,对面那个女孩子今天来玩的时候她的作业做起了没有。我还会唱很多流行的歌曲,背着大大的书包,眼睛可以看到对面山上那个砍树的老人,或许还可以认出他是哪个伯伯。天气再热一点的时候我就可以穿姑姑送我的那条跪下来可以围成一个圈的裙子。
现在我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小山丘,眼睛会不停的流眼泪。长廊泊油路上的红领巾再在比她们地裙子谁转的圈更大。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钟爱的那条米色的百褶裙收进柜子后,至今再也没见过它了。 对面邻家小女孩已不在人世,马路上空荡着,浮光掠影都匆匆而去了。

关于 Ronan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