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沟通小说《苍穹鸟》(第一章先行版)

作者: 2016-07-26长篇小说

天空主题小说三部曲之物缘

《苍穹鸟》内容简介

一只栖息在台湾澎湖列岛附近年幼的短尾信天翁小天,在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中,意外卷入了人类社会。它与家人分离,几经曲折,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位爱护它的人类,从以前敬畏人类社会转而认识人类善恶分明后,态度发生转变并接纳喜爱它的人们。小天为返回家乡,向人类朋友道别后,与大陆候鸟们踏上了一段奇妙的回家旅途。

本作以一只鸟的视野来看待世界,它一系列的传奇经历,体现出多姿多彩的生命轨迹以及种族间相互理解的可贵。不定时更新。

正文(先行版)

楔子

天空,湛蓝清澈,一望无际的边缘,与你邂逅是我的幸运。我是一只这自然中最渺小的存在,认识你真的很开心,是你告诉我沟通可以让所有的困惑与隔阂消失。在那只有我们一起存在的天空下所在的地方,这羽翼为你何时何地都张开,翱翔这天际 。

第一章 那双羽翼

天空,湛蓝清澈,一望无际的边缘。泉州市的海边弥漫着丝丝凉意,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些许海水味道。一只只海鸥在天空中叫唤着,飞翔着,盘旋着。那双羽翼洁白无瑕,美丽无比。海岸边的人行道上,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爸爸背着八岁儿子在路上行走着。

“爸爸,天空为何如此蓝啊?”张天阳用稚嫩地童声嘟囔着问道。“儿子,天空是纯粹的,它的责任能够包容一切。”张子凡一边走着一边回应道。张子凡背着儿子在泉州市的海边缓慢地走着。他一头黑发与少许皎洁的银丝相间在一起。面容已布满岁月的痕迹,远远望去,他这一生的故事有数也数不清,道也道不完。

张子凡走着走着,渐渐地走到了沙滩岩石旁停了下来。他伸出他那结实的手,指向那片天空,以及天空上那许多飞翔的鸟儿,开始给自己的儿子张天阳讲述着他那年轻时候与一只鸟的重要故事。

※※※

台湾海峡在台湾岛与福建省之间,而我的家就在那这海峡的澎湖列岛中。这里海水湛蓝,天空清澈,岛外海浪翻滚时极为澎湃,而岛内的海水却平静的如同一面镜子。

我是一只翱翔于海天之间的鸟儿,一只短尾信天翁。全身主体雪白,羽翼丰满黑白相间,嘴喙轻弯粉灰相间,头上至颈部都是淡黄色的,脚很短看上去很笨拙。这就是我的外貌特征,也是整个短尾信天翁家族基本特征,而我生活在的短尾信天翁家族主要生活在澎湖列岛的岩壁之中,大约数百只左右。

我出身在澎湖岛边缘的岩壁上,我的爸爸是一名捕猎高手,爸爸常常与妈妈一起出去捕鱼给我吃。在我记忆深处,我懂得捕猎开始起,爸爸妈妈就在我身边悉心指导我这生存之路。

“孩子,你看。我们捕食的时候,与别的鸟类不同。要一直低飞贴近海面,找准机会来捕鱼。”爸爸说教着。“是。爸爸。”我跟随着他一同飞翔在这天空上,不断地盘旋在这片海域。

这是我长大以来第一次出海,也是我们这个家族最重要的日子。每个信天翁在出身一年后,便要学会自己捕食了。这片海域海底食物丰富,在每年六月份的时候,我们家族的第一次出海捕食的都会在这片海域参加捕食比赛,这是我们历来的传统。

我出身的时候,哥哥姐姐们早已出身一周了,而我却因为孵化温度不够,迟迟不能破壳。于是,妈妈用她那温暖的身体紧靠着我,将温度传达给我,我才能够及时诞生出来。但由于先天性发育不全,我的双翼长度并不是一样的,导致了飞翔时的平衡感不足,容易跌落下来。所以我是家族中同年出生里最后一个能够飞起来的信天翁了。我学会飞翔恰好是出生一年后的六月份了。

家族中有一只短尾信天翁,我很喜欢她。她是爸爸的弟弟的女儿。她虽然具有一切短尾信天翁的特征,但她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睛,总是让我陶醉。

“别过来!你这发育不全的家伙!”每次搭话,她总会嫌弃我先天性发育不全,讨厌我。

“她说的对,你别过来了。看看我,每次都能给她送来这么多食物,你呢?连飞翔都不会。你能够干啥!”这时,总会有一只高大的信天翁出现,这便是我的情敌。家族长老的儿子,他体型高大,壮硕,总是为讨她的欢欣,叼来许多食物给她吃。那时的我,还不太能够飞翔,看在眼里我知道自己的缺点。但我从这一刻起,我便知道如果我不能学会飞翔,那么我的生命就是残缺的,也不会得到她的喜欢,更不会得到家族所有人的认可。

这次经历过后,我下定决心默默地练习学会飞翔,捕食,成为这片海域短尾信天翁家族的飞翔王者。夜深人静地时候,我趁着父母哥哥姐姐们熟睡,独自一个人走出了岩壁家中。在澎湖岛上的草坪空地上,我独自一个人练习着拍打翅膀。

“加油,即使翅膀长度不一样,你也能够飞起来。”在练习的过程中,我一遍遍对着自己的内心说着,仿佛想要使出觉醒一般的力量,来鼓励着自己。练习的第一天,我从起飞到腾空,跌落了无数次,连这双羽翼拍打的一次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不甘心地跌落下来。黑夜中,周围都是一片黑暗,只有天空中那颗天狼星却那般明亮。这星星的光芒照耀着我,似乎只有我存在于这个地方。看到这颗星后,曾要退缩的我再次振作起来,一直练习到很晚才回家睡觉。

※※※

隔天清晨,我已疲倦地大睡起来。父亲察觉到我的异常,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捕猎养活全家,而是叫妈妈带领哥哥姐姐们,去海上捕猎去了。我的双眸伴着天空那斜射下来的阳光,缓缓地睁开眼来。

“昨晚,你做了什么吗?为什么这么困倦。”他询问道。“没有…昨晚什么都没干。”看样子他似乎知道了什么,我支支吾吾地,还是说了出来。“昨晚,我一个去练习飞行了…”我话音刚落,他立马用他的翅膀拍了拍我的身体,鼓舞着我:“你从出生起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还不会飞行是因为你翅膀长度不同,平衡性不行。所以一直飞不起来,不过。孩子,如果你要学会飞,爸爸可以指导你。”

“爸爸,你不怪我吗?真的吗?”我害怕着爸爸会因为我私自离家怪罪下来,结果听到鼓励的话反而还欣慰起来。“我不怪你,即使你先天性残缺,暂时不能飞行,但你终有一天也会飞起来的。我坚信着。”爸爸笃定着注视着我,眼神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信念之气。听完爸爸的话,我心中顿时充满了能量,说不定真的能够飞起来了。

夜幕再次降临,妈妈哥哥们也一同回到了家里。他们捕猎回来,带了许多鱼类及其他食物。

他们听闻我与爸爸要在晚上一起练习飞翔,他们都表示理解,甚至鼓舞了我。“弟弟,加油。”大哥说道。“姐姐一直看着你在。”二姐也异口同声地说道。其它哥哥姐姐也说道。再次受到家人鼓舞的我,感谢道:“谢谢你们。”妈妈微笑着回答道:“你啊。虽然现在不会飞,说不定以后真能飞起来哦,还可能比家族里面任何一位信天翁都飞得要好!妈妈一直支持你!”

我和爸爸吃完饭后,一起来到了昨晚那片草坪上。那颗天狼星依旧闪烁着光辉。从这天晚上,爸爸正式独自指导我如何飞行。我遵从爸爸的指示,一遍遍地调整好翅膀的角度,以及起飞前的准备角度,练习拍打数十次,还是一遍遍地从空中跌落下来。尽管如此,爸爸也没有露出失望与回避的表情,他直视着我的一次又一次的跌落。他耐心地解释着关于飞行的一切。

“我们短尾信天翁,翅膀天生就像人类的滑翔机翼一样,纤长无比。可用靠着上升气流,不断的调整翅膀位置,改变方向。”父亲的一些话,我从没有仔细揣摩过,也没有认真深究过。但今日这些话却对我来说至关重要。

“滑翔?那么,如果说平衡性不够的话,可以靠调整腿的摆放姿势,也许可以实现平衡?”我脑海中闪烁出这话,顿时说给了父亲听。“嗯。孩子,你说的不错,虽然有这种方法弥补你的先天性不足,但是比较有难度而且还要不断练习。”父亲回答道。

“刚才看见你如此在意天空上那颗天狼星,其实你也能够触及到他的。”父亲再次说道。“嗯,我会加油的。”我不知道父亲为何这样说,但我知道父亲一定是在鼓励我。我随即开始不断地调整腿的摆放姿势,以及与翅膀的角度配合。

终于,在这天晚上练习许多次以后有了些许进展,曾经在半空中一次都不能拍打翅膀,这次竟然在父亲的指导中,实现了。但最后拍打翅膀升空,在低空滑翔一段距离后,又从空中跌落下来。

这次痛,却没有昨晚那么痛了。我躺在草坪上,遥望着这斑斓光辉的星空,一颗颗明亮的星星,如璀璨的珍珠般耀眼。父亲飞了过来,悄悄地躺在了我的身边,与我一同遥望着这片天空。

初春的海风还残留着些许凉意,而曾以为自己不会飞翔起来的绝望感,现在也快消失不见了。在父亲的陪伴下,这片星空却格外美丽。

“孩子,你知道那颗天狼星为何如此光亮吗?”父亲询问着我,似乎在试探我的答案。我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嗯?难道说是因为天狼星是为了照亮其它星星吗?”

我望向父亲那庄严可靠的脸颊,不知怎么的,感觉到父亲所担起的责任。“答对了一半,那是因为它自始至终都会照亮着一切,它的责任便是照耀黑暗中的别人。”父亲微笑地说道。

我又开始半信半疑,似乎以后,我也会像这颗星星一样,照耀着别人吧。海风依旧吹着,我与父亲独自一起面向这浩瀚的星空,成为了我脑海里最美好的回忆。

幻想家曹彦

关于 幻想家曹彦

动漫、影视、音乐爱好者‖作家、动漫编剧‖代表作/山海系列小说《山海画卷之异闻志》、人文小说《苍穹鸟》等/剧本《恩惠之雨》《风雪凤凰》《流年岁月》等‖07年-至今/正式漫龄,动画、影视作品的阅片量共计达到千部以上‖热爱日本、欧美、国产等地区动漫,挚爱温暖人心、拥有深度的故事‖擅长写作类型/寓意童话,神话传说,青春励志,奇幻热血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