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成牢(第一卷7-9章)

作者: 2016-07-26长篇小说

第七章

天晨那天上午沉默了很久。他在悲伤中想要理解苏芙所做的一切,最后他还是无法明白。
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从那时至以后,他时常思索着。
胃部断断续续传来阵阵疼痛。天晨才想到他已有一天多滴水未尽了。过多的胃酸无处宣泄,似乎想要从内到外的把他消化掉。
他用手揉了揉胃部,以缓解疼痛。
“怎么了?”这一幕被一直陪伴他的金悠看在眼里,她亲切的问道。
“这里有些痛。”天晨用手捂着胃部回答道。
“应该是饿的。我也是忘了应该先为你做些吃的。我现在去准备些吃的。”金悠站了起来,”下午我还约了一位医生到家里来,吃完饭,让医生好好看看你的手。”
“我的手?”天晨插了一句问道。
“对,你的手。”金悠说,“让医生诊治下,防止进一步感染。若是感染的话,可就遭了。”停顿了一下后,她又指着衣柜说道:“那里有几身衣服,挑套喜欢的换上。然后出来好好的吃一顿,把所有烦心的事都吃光。”
最后,金悠亲切的一笑,见天晨对她的交代没有疑问后便离开了。
天晨再次打量着眼前的衣柜。雪白色的波浪纹路自上而下,四角雕刻着精美的花。衣柜旁边是两扇小门,中间是扇大门,大门上有块全身镜。
他打开中间的门,脑海中浮现着满目琳琅的衣服。可在下一秒,他顿住了。
只有三套衣服。
用不了一分钟天晨就已经将着三套衣服反复翻了数遍。他在翻看的过程中也在思考着穿哪一件——中间的是红蓝相间的格子衬衫,下衣牛仔裤,左边的是蓝色印着字母的长袖套头衫,裤子是黑色的休闲裤,而右边的是一套白色的小礼服。
这让天晨感到难以选择,每当面临选择,他总是犹豫踌躇。选中间那件?他有些不喜欢牛仔裤。右边的?他从未穿过这么正式的衣服,这会让他感到无所适从,感到无限别扭。最后左边的,他讨厌穿套头衫。
真是头痛!他心中想道。
突然像是灵光闪过,他笑着自语,“有办法了。”只见分别他拿出中间的红蓝格子衫和左边的黑色休闲裤。
他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跑到镜前细细打量一般。头发有些长了,长出了刘海,这让他有些欣喜(在这之前,苏芙从不让他留过长的头发)。脸上鼓了个小包,他轻轻按去感觉有些痛,后来他才知道这是青春痘。
衣服很合身,天晨感觉很满意。随后他走出房间。

天晨顺着螺旋楼梯走到大厅,目及之处有着整套透着高贵的沙发和一些欧式复古的座椅。再向前则是一扇金装玉裹的大门。而在楼梯两侧还有着他目不能及的空间。他不知自己该走向哪里,只能尴尬的站在楼梯旁四处张望。
还好并未站多久。金悠从旁边走出,看见他站在楼梯旁,朝他招手,“这边,开饭了!”
接着天晨跟在金悠身后走向楼梯左侧。走下三层的阶梯,一整片的花海五彩斑斓的塞满了他整个眼眸。他有些激动与欣喜的越过金悠和前面的餐桌冲向那片五彩斑斓。近了些他才发现那片花海被像是刚刚卧室中的玻璃阻隔在房间之外。他失望之余意外的瞥到那近乎与玻璃墙融为一体的玻璃门。玻璃门外存着一条穿过花海的仅供一人通过的小道蜿蜒着不知通向何处。
他趴在玻璃上细细观摩着每一朵可以看到的景色。这才是真正的四季!天晨对比苏芙经营的阳台花园后脑海中蹦出了这样的感慨。
“喜欢吗?”金悠站到他的旁边满含亲切的望着他问道。
“嗯。”
“我记得你的母亲也是喜欢花的,当初和她待的久了,我也就慢慢的沾染了这份情致。在这里逐年的经营了这些。好了!快快吃饭了,填饱肚子后好好的观赏这一切。而且……”金悠指向玻璃门外的小道,“而且从这里可以到达一座游泳池,正巧适合这样的季节。”
金悠将天晨推到餐桌前让他坐下后,她一一拿掉餐桌上盖着饭菜的盖子。菜并不是很多,一碗排骨汤,一碟炒肉,一盘青菜,一份米饭。
“吃吧。”金悠盛好一碗米饭递到他的面前。缠绕交织的米香及菜香萦绕在天晨的鼻尖,挑拨着他愈发饥饿的神经。他端起碗也顾不得是俗是雅的吃了起来。
天晨总共吃了三碗饭,这在以前对只能吃一碗半的他是无法想象的。他满意的打了个饱嗝。这时他突然记起苏芙对于吃饭的规定,他从开始吃饭到这个饱嗝都完完全全的违反了规定,而这次“违规”被金悠全部看在眼里。金悠阿姨会不会因此而讨厌自己?他心中不由这样想到。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金悠,发现金悠同样在望着他。
“吃饱了吗?”或许金悠发现了他的偷瞄,朝他问道。
“嗯。”天晨点着头用着近乎呢喃的声音回答道。
“那好。”金悠站了起来,“你可以去看看花和游泳池。而我则要收拾你的残局了。”金悠最后的语气带着故意的幽怨。
但这种语气并没有让天晨有什么变化,他还是呆坐在椅子上望着金悠。他还在想着“违规”的事。
“小天晨,还有什么事情吗?”金悠眨着眼睛疑惑的问道。
“啊!哦。没有,没有。”天晨有些夸张的摆起了手。
天晨摆手的动作及慌张的表情又把金悠都笑了。
“哈哈,好了好了。没事的话就去那里玩玩吧。”说完,金悠掩着笑容收拾完餐具进了旁边的厨房。
天晨只能将“违规”的慌张抛到脑后,他推开玻璃门,一只脚踏在蜿蜒小道上。他要好好的欣赏这些代表美丽的事物。
小道两边零零散散栽着些毛茸茸的仙人球和一些月季花及三四种颜色的玫瑰再往深处多是一些小乔木花,除了洁白的玉兰花其它天晨是不认识的。
小道并不是表面上那么长,转两个弯就走到头了,而花园也在这里戛然而止。再往前就是金悠口中的游泳池了。
天晨缓缓走近,水面上反射着诱人的蓝光。他想到一个常用作描写海水的成语,波光粼粼。他没见过海,所以无法体会那种波光粼粼,但眼前的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脱下鞋试了试水,冰凉凉的,透过脚心沁入血管,一股凉意蔓延到全身。在夏天,这有着一中无与伦比的魔力。天晨有些喜爱这座游泳池了。
约过半个小时,天晨耳边传来金悠呼唤声。他甩干脚后,穿上鞋。顺着小道返回了餐厅。

当天晨随金悠来到大厅,看见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品着茶。男人看到金悠微笑着起了身以示礼貌。待三人全部落座后,金悠轻轻拉过天晨的左手朝男人问道:“韩医生麻烦看看这伤口能不能痊愈?会不会留疤?”
哪位被称为韩医生的男人接过天晨的手,小心得拆开纱布,细细观察后,摇了摇头,“手背创伤面积过大,真皮组织受到永久性创伤,痊愈问题不大,却会永远的留下疤痕。”
“能不能祛掉疤痕?”
“这倒很简单,用激光修复就行了,并且没有副作用。”
“那就好。”金悠长到韩医生的回答后长舒了一口气。
一旁的天晨听到这里已经渐渐明白这位韩医生是金悠特意请到家中为他看手的。当听到要用激光修复他手上的疤痕时,他想到两党士兵印下疤痕的场景和王哥独自离去的背影。他有了一丝惆怅,一丝抗拒。
我想留着这疤痕。

            第八章

天晨百无聊赖的趴在课桌上用着笔在书本上画着些奇怪的画。三米前的讲台上的秃头男人在大吐语沫的读着书本上印刷成型的东西,偶尔会放些3d影像用以证实书上内容。
这一堂堂被逐月增加,过分美化的政治课实在让天晨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那书本上隔几句就会出现的说明自由党是唯一救世主的言论就让他感到过分的虚假,比如其中一段,“人民群众应绝对享有自由的权利,而自由党是维护自由的唯一卫士!任何束缚,诸如命运党,都将在自由党率领的自由面前四分五裂!”这更像是邪恶宗教对芸芸众生的一份捆绑精神的演讲稿。天晨不会被这种具有侵蚀性的言语蒙蔽,他手背上的疤痕时刻在揭露着两年前的伤痛与现实。
时间还是在遐想中过得很快的,终于下课了。天晨伸了个懒腰,看见坐在右边隔着一条过道的凌立又在大谈国际形式,周围始终聚着四五个人。
天晨闲下心支起耳朵听着凌立的谈论,亦或是分析:
你们知道命运党和自由党为什么打不起来吗?在等到几声“为什么”后。他接着说道。这是因为他们不敢打,毕竟这仗一打起来,就身不由己了。国外还有很多势力在虎视眈眈呢!一旦忙于战乱,被第三国插足,我们国家必定会变成一锅乱粥。到时候,第四个国家,第五个,乃至全世界都搅和进来,你们想想这多么可怕呀!就拿近代来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之一,北朝鲜向南韩国发动战争,导致北约的插手,激起地区矛盾,仗越打越大。再加上中东北非的多年战乱,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起来了。那个小天,你历史好,再给他们举个例子。
似乎凌立发现了天晨也在听,为了让自己的分析更令人确信,于是叫向天晨。
天晨心中苦笑一声,略加思索后说道:“就拿金宋来说,多年的战争导致两国逐渐衰弱,后来均被新兴的强国蒙古灭亡了。”
天晨前面的洛晴晴忽然转过身来,“说的真好!”
天晨谦虚的笑笑,“晴晴别夸奖我了,都是最基础的知识。”
而凌立则朝天晨投去赞赏的一笑,又继续说道:“你们看,历史多次证明,两个势力彼此相争太过激烈,则必然会有第三个势力插足,而往往这种插足是一种毁灭性的。比如三战后朝鲜半岛的一片焦土是最好的证明。这种道理我一个高中生都想的明白,何况是两党呢。两党不把国际形式处理好,亦或是他们其中一个变的更加强大,有了可以迅速灭亡另一个的力量。否则两党只会像这两年一样,小摩擦不断,而不会有一场倾尽全力的大会战。”
带着自信的一笑,凌立停止了这次讨论。周围人对他再一次付以崇拜的言语后各自散了。
天晨在听完这场分析后,沉思在凌立最后一句话“倾尽全力的大会战”。他结合自己在两年中自学的历史知识后,不免有些悲恸了。历史上每一场大战死伤更多的都是自己及周围这样的平民。天晨想到了三国一百年的乱世,更想到之后晋朝的八王之乱,这乱更是祸延几百年,当然还有之后种种因战争而起的动乱。
“嗨!小天。”凌立朝天晨叫道,“我刚才说的精彩吧。”
“哪里精彩了!”一旁的洛晴晴说,“我倒觉得小天关于历史的简述很好!”
“切!”凌立说道,“晴晴你也太偏心了,我说了那么长一段,而小天只说了短小的一句。怎么看都是我说的更精彩吧。我们还是青梅竹马呢!”
“确实是立说的比较精彩。晴晴都说了不要再夸奖我了,都是些基础的知识。”天晨在两人中间调解着。
“好好。”洛晴晴说,“但我还是认为小天懂得很多。”
天晨无奈的叹了口气。同凌立与洛晴晴的相识是天晨在这两年中除了得到金悠照顾外,最值得庆幸的事情。
凌立喜欢军事战略,常常以现在的国际形势加以分析。有些地方倒算得上独到的见解。凌立与天晨成为好友一部分是因为洛晴晴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初见时问及天晨左手背上的伤痕后得到的答案。凌立认为自己的分析总归是少了些主观性,他往往是站在第三者的身份去分析,而亲历者的感受这是从新闻及读物中远远得不到的。天晨在凌立看来是亲历过战争伊始且处于第一线的人。这可以让凌立更好的从天晨这里弥补他不足的那一点。但在后来,天晨在历史方面的知识丰富让他惊讶,他更加的佩服,也更加的依附起天晨。因为在这个大多数人只知道三战后历史的时代通过更远古的历史案例的证明可以让他的分析进一步显得真实。
洛晴晴与天晨的相识是很有趣的。自韩医生离开后又过了一个星期,天晨手上的伤痕已经痊愈,留下蔓延整个手背的痕迹。他穿好泳衣终于得愿的穿过花园,扑进游泳池。在这之前金悠是不允许天晨下水,她担心这会另天晨未愈合的伤口感染。
在炎热的夏季置身于清凉的水中是一种惬意的享受。连苏芙的事情在这舒服中慢慢淡出天晨的思绪。洛晴晴就在这时站在了游泳池旁。
天晨的脑中一片空白,眼前这位留着披肩短发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天晨吧,我叫洛晴晴,住在隔壁。很高兴认识你。”洛晴晴朝天晨说了第一句话。
“嗯,你好。我叫天晨。”
从这句对话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们聊的愈来愈多,直到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洛晴晴之所以会出现在游泳池旁,在相识后不久便揭晓了。这完全是因为金悠的邀请,她担心陌生的环境会让天晨性格逐渐孤僻,甚至产生抑郁。于是金悠想到了这位每次见面都会叫自己“悠悠姐姐”的洛晴晴。
终于放学了。他们像往常一样前往位于别墅区及学校中间的公园小聚。他们有着青少年该有的乐趣,朝小湖里丢些石头,躺在草地上看着夕阳等等。在这些放松之后他们会在公园小亭中安静坐下,这时首先由天晨会给他们讲述一些历史事件,接着凌立会步步分析国内外的局势,而洛晴晴则是穿插在他们两人中的调味剂。
在别墅小区中,住在3号的凌立先行离去。在只剩下天晨与洛晴晴时,洛晴晴塞给了天晨一个小袋子。
“打开看看,给你的惊喜。”
天晨带着满目的不解与好奇打开了袋子,一张CD。包装简陋加陈旧,布满划痕的透明盒中置放着一张光盘,光盘上用着油性签字笔写下两个字“回望”。这是一张最低劣的盗版CD。
“喜欢吗?”洛晴晴问。
“当然!谢谢你,晴晴!”
天晨故作喜悦的说。他不忍心让洛晴晴失望,毕竟这种早已淘汰的音乐储存器如今已经太过稀少。天晨喜欢着这种古老的东西,就像他喜欢历史一样。他在某次随金悠游荡古玩市场时发现了一台CD播放机,他迷恋着这种仅凭一张薄片就能放出动人旋律的东西。于是他让金悠买下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曾努力的搜寻过各种CD,专辑,但回报寥寥。
“你喜欢就好。”洛晴晴开心的拍着手说。似乎只要天晨高兴了,她便高兴了。是的,外人包括凌立一眼就可以看出洛晴晴喜欢天晨,但天晨从来没有过任何表示,仿佛毫不知情。
“晴晴,真的谢谢你!真的!”天晨发自肺腑的再次感谢。

 第九章

天晨将洛晴晴送的CD小心取出放进两年前淘到的圆形黑色索尼播放机。按下播放键。
还好,虽是一张盗版CD,但音质还算不错,没有损坏及太明显的杂音。
刚劲悠扬的马头琴萦绕着恢宏的交响乐轻缓的流入耳中。演唱者更是动情投入,穿插其中的藏音荡气回肠。整首歌以当时的流行乐与西域高原音色相结合,带着别样的诱惑。唯美大气!
天晨爱上这首歌了。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
“这首歌不错。”金悠不知何时来到门外,她敲了敲开着的门,“我可以进来吗?”
天晨这才发觉,原来卧室的门忘记关了。他关掉音乐,望向金悠轻声叫道,“悠悠阿姨。”
“怎么关掉了呢?挺好听的一首歌。”说着金悠便走了进来,在床沿边坐下,“以前没听你放过,刚刚淘到的?”
天晨坐在金悠旁边“嗯”了一声,“刚刚晴晴送给我的。”
“现在这类东西几乎绝迹了,那丫头搞到这个肯定不容易。”
“晴晴肯定费了很大的劲,两年时间我也只找到三张CD,真不知道她花费了多长时间和功夫才找到。”
“你喜欢她吗?”
这突兀的一句惊得天晨羞红了脸,像个红色的气球。他瞥向金悠,发现她眼角蕴着笑意正望着他呢。
天晨细细想来,洛晴晴是个漂亮的女孩,活泼热情。尤其对他很好。而且洛晴晴是喜欢他的,他在心中一清二楚,凌立也曾多次暗示他。可是天晨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对待这份感情。他并不想直接拒绝洛晴晴。天晨惊讶了,他脑海里想到的竟然是拒绝。他不喜欢洛晴晴?不。他想他喜欢着,每每和她在一起,都会感到无穷的放松与舒适。那就应该告白,然后在一起。多年后彼此相依,结婚生子。会这样吗?他拿捏不准。洛晴晴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无比的珍惜这份友情。若朋友变成情人,或许只是一场繁华三月的樱花,开的美,落的快。还有他的心底那个想要遗忘却又根深蒂固的人,他的母亲,苏芙。苏芙抛弃他的事情,从未于外人说起,但他坚信着自己总有一天会去寻找苏芙,而这场寻找他注定一个人(他不想拖累任何人),纵使这一天逐渐的遥遥无期。于是他不敢了。对待洛晴晴的感情,他只能选择不知道,也不能说喜欢。
于是天晨说,我不喜欢她。
再次见到洛晴晴是在第二天早上。天晨吃完早饭走出家门,远远的看到了一身橙色连衣裙的洛晴晴站在路旁等待着什么。
她在等待着天晨。
洛晴晴也看见了天晨。她踮起脚尖朝他挥着手,像是朵随风摇曳的迎春花。
早上好。
早上好。
每天,洛晴晴都会准时在路旁等待天晨。然后他们一起再去等待凌立,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密不可分的铁三角。
“送你的CD听了吗?”和天晨并肩而走的洛晴晴歪头问道。
天晨点了点头,“听了。很不错的一首歌。我很喜欢,谢谢你晴晴。”
“都说啦,不要这么客气呀。你喜欢就好,我还担心会不会是一首很难听的歌呢。毕竟包装那么破。”洛晴晴用着担心的声音说着。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话刚出口,天晨就知道自己说过了。他瞄了一眼洛晴晴,发现她脸蛋红彤彤的,微微上扬的嘴角,显得非常高兴。天晨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细细想一下再说出口。一时间他不知道该继续说些说些什么了。
沉默了好久。
在快走到1号别墅时,洛晴晴说话了。
“那首歌叫什么名字呀?”
“哦,盒子上写着《回望》,应该是歌的名字吧。”
回望……洛晴晴呢喃着掏出手机,点亮显示屏在输入些什么。
“问这个干什么?”天晨好奇的问向正在点着屏幕的洛晴晴。
“没什么,看看可以找到这首歌吗。”
“七八十年了,估计找不到吧。”
“咦,不知道是不是这首你听听看。”洛晴晴像是找到了,她点击播放后望向天晨,示意他听听看。
他们又沉默下来,但在下一秒,悠扬的马头琴和恢宏的交响乐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这首歌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天晨每每听到都会离不开神。只有专心与安静的聆听才能让他感觉与这首歌消弭了数十年的距离,与这位歌唱者跨越时空面对着面注视着彼此。
“真好听呀!”洛晴晴欢呼道。稍后安静下来才想起来问向天晨,“是不是这首歌。”
天晨“嗯”了一声。
得到肯定回答后的洛晴晴更开心起来,“没想到这些老古董还蛮不错的,怪不得你喜欢呢。”
听到“老古董”这三个字的天晨故作怨恨的说,“原来我是个老古董呀!”
“我可没说你是老古董,只是说你喜欢老古董。”洛晴晴认真的说完后,还调皮的朝他做了个鬼脸。这让天晨有些哭笑不得,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洛晴晴看着天晨这副模样,更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这一刻,天晨在洛晴晴身上看到了一丝金悠的影子。从第一次相见金悠就一直因为他的窘态而哈哈大笑。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刚刚出门前来汇合的凌立看着欣喜的洛晴晴好奇的问道。
洛晴晴只是看了凌立一眼,留下一句“不告诉你”就独自向前走去。
凌立更疑惑了,他又问向天晨。而天晨也起了玩乐之心,学着洛晴晴的语气说,“我也不告诉你。”
凌立愣了一会,望着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两人恼怒的喊道,“切!谁稀罕呢!”
一周后。
从公园回来和凌立离开后,洛晴晴提出想要去看看金悠种下的花。天晨有些惊讶。
“不记得你喜欢花啊?”
“现在有些想看了。”
和金悠打过招呼后,他们走进那小小的四季。对于这个花园,天晨有着一份自豪在里面,虽说这片花园是金悠种下的,但两年来,一直是他悉心照料。天晨已经做好为洛晴晴一一介绍夏季的品种。
洛晴晴根本无心赏花。5分钟后天晨沮丧的发现了这个事实。
洛晴晴在环顾四周见再无别人后悄悄松了口气,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那个。”洛晴晴拉了拉天晨的衣脚。面对着一脸疑惑的天晨,她说,“那个我新学了一首歌要不要听听?”
哦!天晨彻底明白了,一向活泼的洛晴晴接着赏花的名义就是为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唱歌给自己听。不过说实话,天晨从未听洛晴晴唱过歌。
“好呀!期待至极!”
“那我唱了,唱的不好不要笑话我呀!”
洛晴晴轻声唱了起来。
那一眼 几个秋天
我踏上 寂静边界
脚下盘旋 雪域高原
游尽旷野 迷离幻恋
……
是《回望》,虽然清唱,但天晨耳边还是响起了悠扬的马头琴和恢宏的交响乐。唱的很好。虽然没有原唱者高原藏音的特点,但洛晴晴的声音轻柔而似水,别有一番风味。
“唱的怎么样?”
“我认为很好了,很好听,和原唱不一样的感觉。”
“真的吗?那你说哪个更好一些。”
天晨沉默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洛晴晴想要他说她唱的不错。但是他不能在任由这样自然下去了。
“还是原唱,我很喜欢。”
天晨看到洛晴晴的眼中有一道光芒慢慢暗去。那天洛晴晴很快就离开了。

关于 兰衣魂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