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成牢(第一卷10-11章)

作者: 2016-09-04长篇小说

第十章

天晨在刻意疏远她。
自从一月前那次唱歌给他听后,洛晴晴发现了这个变化。
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吧。洛晴晴双手垫着下巴趴在课桌上这样想着。
洛晴晴转过身瞄向坐在后面的天晨。看见他正用一只手支着脸庞凝视着远方,长长的睫毛被从窗外溢进的阳光浸染的熠熠生辉。他在想些什么呢?他突然朝她这里瞥了一眼。她慌张的转过头,抓起笔在纸上故作的写些什么。她的耳根微微发红,他发现了吗?除了他,没人能给她答案。她想象着天晨依旧在出神的望向窗外,直至托着脸的手在脸庞留下一片红色的印记,他轻轻的揉脸的样子,可她却不会再偷偷看去。
“晴晴,今天我想一个人先回去。”天晨拍了下她的肩膀,低声说道。
“嗯。”洛晴晴小心的望了下3米讲台上的老师后,微微点头同样低声的说,“你和凌立说了吗?”
“你帮我说吧。”
她再次点头。
洛晴晴还是忍不住悄悄的再次看了一眼天晨,他又开始望向窗外。现在她真的好想再和他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她收回目光趴在桌子上,凝视着课本上的字,她有些期待当中有些有趣的东西可以让她不再去想关于天晨的任何事情。可是,她的眼皮愈发的沉重起来。她睡去了。
再次睁开眼睛,洛晴晴发现她置身于一片冰雪中,她裹着厚厚的红色羽绒服,带着可爱的熊猫帽子,穿着棕色的小靴子孤身站在雪地上,远处朦胧模糊。她向前走了一步,皑皑的雪发出“哧哧”的声音。她一时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还是一片冰雪,可那朦胧模糊的地方开始清晰起来,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接着她不在是一个人了,周围的人愈来愈多,来来往往。
她踮起脚尖朝远处观望。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踮起脚尖,身体在那一刻是不由自主的,仿佛踮起脚尖就能找到要寻找的东西,尽管她不知道要寻找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寻找东西。那一刻她是不由自主的,她像是一个提线木偶被安排好了一切。
她知道自己要寻找的是什么了。她看见了天晨。她激动着朝他挥着手。他发现了人群中那抹鲜艳的红。她看见他微笑着走向自己。近了,近了。她蹦起来扑向他的怀中。
估计过去了一秒钟,整个世界都定格了。她忽然感到心口传来了疼痛,低头望去,一把刀插在她的胸口,一滴一滴的血滴在雪地上,溅出一朵一朵的红花。她顺着刀向上望去,是一只修长的手,那手好熟悉好熟悉。她感到虚弱,开始向下滑去。她仰视着那张依旧在低头微笑着看向自己的脸,那是天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洛晴晴!”一个带着愤怒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洛晴晴!”
洛晴晴冒着虚汗,猛地把头从课桌上抬起。映入眼眸的是一张带着愤怒的中年男人的脸。
“最后一节课还睡觉!去后面站到放学!”
那把刀还历历在目,虽然已经知道是一场噩梦,却依旧心有余悸。她站起身子朝后面走去。她望向天晨,看见他满是关切的表情。她心里不禁冒出疑问,他真会杀了我吗?她接着又否定了,怎么可能,只是梦。再望向凌立,同样是关切。但更多地是窃笑。
“还好吧。”凌立用着关切的语气慢悠悠的走到洛晴晴面前。
“嗯,还好。”洛晴晴踢了踢腿,没有太多酸痛的感觉。她回到座位收拾好杂乱的桌面后,朝凌立说,“我们走吧。”
“小天呢?跑出哪里了?”
“他今天想一个人先回去。”
哦。
洛晴晴率先走出了教室门。凌立看着她迈出门框的背影,一时感到疑惑。她怎么了?天晨又怎么了?他们三人形影不离,一些细微的情感变化,往往他都是可以察觉的。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凌立笃定的想。因爱生恨?噢!天哪!他想到这里也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他不敢再继续揣测下去了。于是,他快步追上了洛晴晴。
“你没事吧?”在洛晴晴在经过公园时说‘想早些回去’后,凌立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她回身看着凌立,眼中含着故作的淡然。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呀?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种我不知道的事情。”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
“真的?洛晴晴,我们可是青梅竹马呀!有什么事情或者委屈你是可以向我倾诉的,自己憋在心里是会憋坏身体的,那样我会伤心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打断了凌立。
“我想说的是,你和小天到底怎么了?”说到这里,凌立索性把自己想问的事情说出来了,他双手抱在胸前,已经准备好认真倾听了。却没想到,洛晴晴只是轻轻一笑,“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事。”
说完洛晴晴转身向前走去。这句回答并没有打消凌立的满肚狐疑,最后他看着她的背影只能叹了口气。

有人喜欢着洛晴晴,那是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是从半年前开始的,洛晴晴每周都会收到各式礼物,花,围巾,甚至有一双只能看不能穿的玻璃鞋。洛晴晴虽然虽然算不上太烦恼,甚至有些小窃喜。她每每收到礼物总会偷偷望向天晨,她期待着他的表情,可是她失望了,她眼中的他总是那么风轻云淡。
洛晴晴不喜欢那个男生,那不是她喜欢的类型。那个男生飞扬跋扈,常常对她故作浪漫。
在傍晚公园中,打发凌立后,洛晴晴问向天晨。
“隔壁班男生在追我。”
“我知道。”天晨的表情无动于衷,兀自的躺在草地上。
“可是我不喜欢他。”洛晴晴也紧挨着天晨躺了下来。
“告诉他,你不喜欢他。”天晨望向她,平静的眼眸看不出任何东西。
“我不能直接说出来。毕竟他送了那么多东西给我。”
沉默。天晨并没有立刻给她答案。他闭上眼睛,像是沉思,又像是睡着了。洛晴晴等了好久,她都快要放弃了,心中也冒出了“睡着了吗?”的疑惑。
“你可以慢慢冷落他。”天晨突然睁开眼睛说道。
就像你对我这样吗?洛晴晴心中这样想着。
“回去吧。”下一秒她起身淡淡的说道。

当晚回到家,心事重重的天晨打开电视看些娱乐节目打发时间。但依旧毫无兴趣,他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和洛晴晴的对话。他独自于心中叙说着,结束了吧,这就是自己所要的吧。
这时一条醒目的新闻条滚过:命运党攻占湖北省省会武汉市。
 

 

第十一章

【公元2084年】
战争真的爆发了。
在五月十号,命运党迅速渡江,夜袭武汉市。自由党奋力还击。一时间两党各有胜负。位于大江中游的湖北省陷入全面战乱。而其余省市也在逐渐陷入战争。
天晨所在的上海市因为其全球经济保护地的地位,有着《国际法》屏障竟一时处于和平中。因为一丝一毫的变动都可能促使全球卷入经济危机的漩涡。三战中的经济彻底崩溃,数亿人因此饿死是被铭刻入历史的深刻教训。经过战后统计,三战后全球人口已不足35亿(战前有着75亿人口),其中百分之四十死于战争,百分之五十六左右死于大饥荒,剩下的死于其他原因。
三战后,重新组建的新联合国(由美国,日本,中国,俄罗斯和欧洲联盟五个基础国组成)以全票通过《全球经济保护条约》。其中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各成员国需与本国国内划出全球经济保护地。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各成员国经济保护地受《国际法》保护,任何变故(包括各种形式的战争)都不得损害经济保护地的利益。
中国的经济保护地有五处:1.上海市 2.北京市 3.香港 4.江苏省苏州市 5.台湾省台北市(三战后,台湾回归)。
像是荒漠中的一块绿洲,饱受战乱的人们似不忍干渴的动物疯狂的涌进上海市。人口的纵然暴增悄然蚕食着最基础的社会秩序。
在刚开始,上海市的政府和原住民带着同情接受了这些被战争牵连的人民,为他们在西部郊区搭建简易的住所,每天分派基本日粮并在每五百人的生活区域放置一块70寸的显示屏用以播报新闻要事之类的东西,甚至在后来还建立了一间电子阅读馆等等。人们心中怀着感激,努力的建设新家园,一时间郊区一片欣欣向荣。
然而在半年间愈来愈多的战乱流民涌进城市,原先的西部郊区变得狭小脏乱,而城市其它地方的原住民依然过着繁华舒适的生活,有着宽敞的大房间,早餐牛奶面包,晚上可以淋浴,先进的娱乐设备……在战前他们是繁荣的,在战时他们依旧是一成不变的繁荣。他们陷入了一片压抑的氛围里。

5岁大的乐(yue)宇威是在四月前随父亲迁移到上海市的西郊。在此之前,他一直生活在江苏省的镇江市南部。镇江市处于两党对峙区,当战争爆发时,战火很快就蔓延了全市。对于战争这个概念,乐宇威是不明白的,在他的脑海中一切都不及动画和游戏重要。直到那天,他亲眼目睹了一颗流弹在他母亲面前爆炸,瞬间迸发的火焰吞噬了他的母亲,可怜的女人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来不及留下。
他怕了,他开始害怕火焰,哪怕只是一丝火星,他从此害怕响声,就算是玻璃的破碎声。
他愈发的胆小怯懦,缩在满是裂痕的房子里,小心翼翼的张望着透进屋子里的每一丝光亮。
乐宇威的父亲乐乐(le),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大学刚刚毕业就早早结婚,妻子并不是交往4年的女友,而是母亲安排的相亲对象,不到一个月便结婚了。本来乐乐是可以拒绝的,但他年迈顽固的母亲每时每刻都在催促着他。他生活在单亲家庭,父亲早年死于车祸,母亲多病,半只脚已踏进棺材。他的母亲余生的希望只剩下看着儿子早日成家,最好能在死前看到孙子辈的诞生。他也曾将交往的女友带到母亲面前,母亲当时很喜欢那个姑娘,但在某一次谈话后,他的母亲不止一次的在他的耳边念叨着“我不希望你们在一起”之类的言辞。后来乐乐明白了母亲的反复,很可笑却致命的原因,他的女友并不想早早结婚。虽然在那个年代结婚年龄已经普遍推移到了28岁之后,但这个现象在他母亲的心中却是绝不可能的定论。
耳边充斥着“百孝不如一顺”的指责言论,乐乐顺从了。年初结婚,年末生了个男孩。他的母亲却无缘见到她的孙子,在乐乐结婚一个月后的某天,在阳光下坐在轮椅上,无声无息的死了。
妻子死了,乐乐并没有多少伤心的感觉。纵使共枕五年,他依然不爱他的妻子,只是当成一种习惯。
五天以来,他看着儿子蜷缩在角落,除了吃他每天放过去的食物外,并没有太多的动作。这时不远处传来爆炸声,他看见他的儿子抱着双膝低鸣着瑟瑟发抖。“像只可怜的小狗”看着儿子,他脑海中冒出了这个形容。但在下一秒他又自责于自己,竟然形容自己的儿子是狗。“他是我的骨肉呀!”乐乐的脑海中冒出了这句话,随后这句话蔓延到他身体的每一寸。他上前抱起了他的儿子,向外跑去。他要带着他离开这里,找个没有战争的安全的地方。这一刻,他怀中的孩子已是他的唯一。

乐乐和乐宇
威算是前往上海市较早的一批难民。他们分配到一间50平米的3D打印房(应用技术是1986年由美国人查克·赫尔发明的3D打印技术,在2024年以后3D打印技术被应用于各个领域。)。
人生只剩下摇摇欲坠的生存后,生活也就简单的多了。
刚来到上海市,对于乐乐来说拥有一处栖身之所与一份可以让自己和孩子果腹的食物已是最大的满足。因此??,他由衷的感谢上海市政府及其每一位民众。他脑海中每天思考着该如何报答这份恩情,没有,没有任何他所认为的那种报答。
乐乐所认为的报答必须具备一定的惊动,这个惊动可以让对他施以恩情的人知道他在加倍奉还。这与其说是一种想要报答的心情,不如说是一种想要报答的幻想。
下面就是乐乐所有幻想中最让他满意的一个:不久的某一天,命运党无视《全球经济保护条约》攻入上海,上海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食物缺乏,饿殍遍野。我将会加入自由党,不!我将会组建自己的军队,强力攻入上海。经过数天的激烈战斗,我将收复上海。我会颁布许多利民政策,人民将重新过上富足的生活,这里的经济将更加繁荣。而我将统治着这座城市,在我出任市长的第一天演讲时,我第一句话将这样说,我曾深受这座城市所有人民的恩情,今天乃至以后,我将加倍还恩于你们……
乐乐很满意这个想法,并为之起了个“感恩计划”的名字,甚至他的嘴角都泛起了笑容。他决定自己要实行这个伟大的计划。
第一天,他兴致勃勃的早早起来,在食品供应处领了两份早餐。细嚼慢咽的吃完后,他坐在食品供应处的旁边打量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想要寻找自己部队的第一批人。直到傍晚他也没有上前询问任何一个人。他笑笑对自己说,还没有找到想要找到的人。
然而第二天依旧如此,第三天也是这样。直至一个月后,他依然一无所获。
这时的救助地已经开始拥挤起来,食物的供应愈来愈少,住所愈来愈挤。

关于 兰衣魂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