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沟通小说《苍穹鸟》 第二章 别靠近人类

作者: 2018-07-05长篇小说

从我记事起,“人类”就在我们信天翁家族里被视为敌人。阿爸常说,人类是邪恶的生物,他们不断虐夺海上大量的鱼类,甚至不顾生态而大肆破坏环境。

年幼的我,半信半疑。春夏秋冬,不断的变迁,而我已经长大成了少年。海上的风捎来自由的气息,让我的羽翼更加丰满。伸开这一双羽翼,我从海岸边的岩壁上腾空而起,顺着风飞向高空。年少的我就这样一天天度过安逸的日子,心底却渐渐燃起冒险的期望。

一天,天空突然狂风袭来,远处卷起数米高的海浪,阴沉沉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雨水一点点降落,直到倾泻进大地。信天翁家族此时正在觅食,凶猛的风一遍遍敲打在我的翅膀上。

……

“快跑啊……台风来了!”

“大家要小心。”

“赶紧回去岩壁上避难!”

空中的同胞们乱成一团,恐惧在每个人心中蔓延。我想,那应该是大自然之神的怒吼,它咆哮着、惩罚着世间。暴雨袭来。

“小八,快跟上!不然要被吹跑了。”妈妈在众人慌乱中,对我大声喊道。

“嗯!”

面对无情的狂风,我拼命煽动着自己纤细的翅膀。

“喂!小八你快点!”岛上岩壁上早已停落的哥哥焦急地喊着。

岩壁就在眼前,我咬紧嘴,使出全力拍打着。忽然,一阵狂风从我的对面刮来,犹如屏障,将我弹回了海上。紧接着,又一股狂风从身子侧边吹来,将我吹进了更远的海上。

我被狂风击晕,落入了狂风的漩涡中。

※※※

深邃灰暗的海上,零星光芒与黑暗对抗着,那光竟来自一艘渔船。我隐隐约约看到了它。

咚……

我重重的坠落到了渔船的船顶上,彻底昏厥了过去。

台风持续肆虐,昏天黑地的大海变得狰狞,甚至如野兽一般随着台风一同狂啸。

渐渐地,这场风暴终归平静,天空中露出一丝光芒,乌云渐渐散去,雨水渐渐消失。

那光芒逐渐聚拢在我的身上,温暖蒸发掉了身上的雨水,我慢慢睁开眼,微微起身望向那片天空,却比平时早已厌倦的天空模样多了一些新鲜感。湛蓝天空上,挂起美丽彩虹,各族鸟类盘旋其上,绽放着那许久未见的生命光芒。

咯吱咯吱……一个人类走了过来。

“嗯?这是……”耳边传来粗犷的声音。他俯下身子,将我拖起至手中。

瞬间,那人类的样貌,吓得我站不起来,连翅膀都失去了拍动的力气。

“你是人类!……妈妈爸爸,你在哪!”我声嘶力竭的喊道,周围已不再是家乡的岛屿,而是人类捕鱼的港湾。

这里船只进进出出,成吨的鱼类被打捞上船,那些鱼不停的呻吟着,嘈杂的声音令我对人类的恐惧不断加深,直至身体瘫痪。

我想起了妈妈爸爸曾告诫我的话,要远离人类,不论何时何地什么情况下,都要做到。眼见这人类将我带回船上,我凝聚力气站起来,勉强着自己怕打翅膀,一瞬间飞到了空中。

“喂!你跑了!快回来。”那人类惊讶道,乘着我还没飞远,那人类竟追着我跑,甚至不惜从船顶跌落。

我越飞越远,越飞越高,离港湾越来越远,却不小心飞进了人类的居住地。

※※※

我越飞越远,从空中俯瞰这一片人类的居住地,竟是如此杂乱,各种耸立的怪物拔地而起。怪物之间还有许多小怪物在移动,人类时而成群结队时而分散开来在大小缝隙间穿梭。

地上还不断传来刺耳的声音,远处的条状怪物更冒出了乌黑的气体。这一片的景象竟是如此令我惊讶,心底的疑惑不断涌现。

嗖……吱……翅膀发出一阵声音,剧痛随着翅膀末梢蔓延至全身,刺激着我的大脑。原来坠落在那只渔船上的时候,我的左半边翅膀就被严重擦伤,淤血凝结成块,为逃离那人类,只好无视这剧痛尽全力逃离那里。

我已忍受不住剧痛。一瞬之间,翅膀停止了拍打,麻痹感停止了我的身体活动,骤停片刻后从高空中再次坠落。昏厥又一次袭来,迷蒙中只得睁开一只眼睛,望着自己即将坠地而亡的命运。

身体在空中不由自主的360度旋转,头部着地。

“这是我的命运吗?妈妈爸爸,我好想你们……”我呢喃道。

这时,空中飞来一群乌鸦,从我身边擦过。其中有一只乌鸦似是在用着凛冽的眼光注视着我。而其中另一只乌鸦,嘲笑着我说道:“这不是海对面的信天翁吗……竟然来到了这边的大陆。”

我无力反驳,却又想说着我们家族优秀的地方。

身体继续加重,死沉的躯体不在受到我的指令。饥饿感也随之到来,全身瘫痪程度已无法简单形容。

※※※

绝望、痛苦、死亡气息与我相伴,那远方家乡的美丽景色,在逼近死亡的瞳孔中不断变换,甚是怀念。

我无力发声,心里却想着使出百倍的力气呐喊。天空中,妈妈、爸爸、哥哥、姐姐等族人的模样若隐若现。

嗖……我坠落在一颗树上,树叶被震得飘散下来。随后,我又重重的落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昏厥过去。

这里是中国大陆城市最普通的居民小区,绿化面积很大,周围住宅楼都被高大的树枝所遮蔽,就像建造在森林里的家园一样。

“张子凡,我们来爬树掏鸟窝吧!”少年刘可说道。

“好啊!你从那边爬,我从这边爬。看谁先掏到鸟蛋。”少年张子凡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来数数吧!”林晓静也积极参与到这次比赛里。

三名少年正在小区大树最密集的地方玩耍。林晓静和两男孩从小一起长大,三人几乎形影不离。

张子凡从前就喜欢晓静,为在晓静面前树立好形象,他每次都不甘示弱这种比赛。无论是学校还是业余玩乐,只要晓静在他面前,他都会有一股劲儿去做到给她看。而刘可也是个好强的少年,常常出现在各大校园比赛。

今日他们玩的是掏鸟蛋游戏,游戏规则则是看谁率先掏到鸟蛋。

“准备就绪!开始倒计时……一、二、三。开始!”晓静一声令下,少年们向着高大繁茂的树冠爬去。

霎时间,这场比赛成了倔强的比拼。树干上,蚊虫叮咬着他们的躯体,休憩在树上的鸟类被惊扰得飞散开来。

张子凡卯足劲极力想在晓静面前表现自己,刘可当然也不甘示弱。

此时,两人离树冠很近了,顶部深处便是鸟巢所在。

“我快到了。哈哈。阿可,我赢了!”子凡眼瞅着自己领先刘可,欣喜坏了。

“我不会输的。”刘可瞧见子凡那得意的样子,心里不服输的劲儿顿时贯穿全身。

两人互不相让,麻溜的跑了上去。咚!两人速度之快,竟没有看到上方。双方头部竟一下子撞在了一起。两人额头上红晕浮现,生出了一个包。

“哈哈。你头上有个包。”子凡笑着刘可。

“你不也是吗。笑什么笑。”刘可脸红心跳加速起来。树下的晓静走近大树,脚边碰到了落在地上的我。

“这……这是?!”晓静大喊道。

“晓静,你怎么了?”子凡问道。

“走,我们下去看看。”

“嗯。”刘可和子凡从树上下来。

三人走到我的面前,围成一个圈,脸上不断露出疑惑、惊讶复杂的表情。

“这是……一只鸟。”子凡疑惑道。

“你们看它的翅膀好像流血了。”刘可蹲下身子,仔细端看着我受伤的翅膀。

“你们别说了。赶紧先带它回去治养。”晓静劝说他们带我回去养伤。

“对了!我记得子凡的爸爸是鸟语林的养育员是吧?”刘可知道子凡的爸爸是当地有名的鸟类养育员。子凡爸爸张宇多年来一直在鸟语林工作,曾养育很多珍稀鸟类。

“嗯。走!我们先送它到我家吧!”子凡看着我满身伤痕,一脸心急的模样。

子凡蹲下身子,伸出手轻轻地拖起我的身体,尽管我对人类充满着疑惑和敌意,但是现在看他的神情却让我的戒备少了许多。

“走。我们一起去找我爸。”子凡话音刚落,三人便急着走开了。

幻想家曹彦

关于 幻想家曹彦

动漫、影视、音乐爱好者‖作家、动漫编剧‖代表作/山海系列小说《山海画卷之异闻志》、人文小说《苍穹鸟》等/剧本《恩惠之雨》《风雪凤凰》《流年岁月》等‖07年-至今/正式漫龄,动画、影视作品的阅片量共计达到千部以上‖热爱日本、欧美、国产等地区动漫,挚爱温暖人心、拥有深度的故事‖擅长写作类型/寓意童话,神话传说,青春励志,奇幻热血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