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沟通小说《苍穹鸟》 第三章 治疗与挣扎

作者: 2018-07-05长篇小说

不久,三人便将我带到了子凡的家里。这里有很多奇怪的木头摆放在一起,还有没见过的铁质怪物,地上如海面一样清澈。周围不再是天空上看到的杂乱景象。

他们仿佛视我为孩子,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在了铺满柔软物的高台处。我想挣扎逃离,疼痛却将我束缚在这个地方。

“你们看他左边翅膀那里血液凝固了。”子凡曲着身子看着我的翅膀受伤处,神情凝重,额头上汗水成珠,缓缓从脸上往下低落在台上。

“子凡,你爸不在家吗?”

“嗯。他晚上才会回来。”

刘可在一旁眼瞅着我的伤痕,同子凡一样焦急起来。

“子凡,要不我们先找点药给它敷上去?”晓静建议子凡去拿点药给我敷上。

“说的也对!”子凡听从晓静的建议,迅速走进了一间小房里,远远传来慌乱的脚步声和抽屉开关的杂声。

“这个?不是!”

“之前看到爸爸医治别的鸟类的药,应该放在这里啊!”

……

子凡急忙翻弄着,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找到了!”过了一会儿,子凡终于在小房间里找到了外用擦伤膏,他一拿到就拔腿跑到了我的面前。

他打开药膏,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我的身体,轻轻地将膏体仔细地涂满在我翅膀及身体受伤流血的部位。

刘可、晓静二人在一旁凝神屏息,哽咽了一下。

“子凡,好了吗?”刘可问道。

“快了,它伤的太重了。先用药膏试试。晚上爸爸回来,再让他看看。”

“只能这样了。”晓静叹息道。

三人都为我这样将死的生命担心着,我不太理解人类这种做法。他们的丑陋嘴脸在我们家族里无不知晓。但这次,他们却给了我一丝小小的触动。

傍晚,夕阳透过台前半开着的窗子,将一抹红色光芒洒落在我的身上,温暖似乎化解了身体的麻痹感,左边翅膀有了略微知觉。我试了一试,使出全力刚好可以起身。

这陌生的人类家园,让我不仅不安心还感觉到恐惧。房间里陈列的东西是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的,这个地方有多大一时间也找不到头绪来。

一双眼紧盯着窗外天空的那抹夕阳,心里却是绝望,尽管没有从空中坠地而亡,而当我面对人类的时候已然知晓既定的命运,或死或生,全凭人类掌控着。苟延残喘的叹息之中,却隐隐约约保留着一丝对人类的期待。

那些年存在家乡的快乐记忆又在这一抹夕阳中乍现。伤病还没愈合,我再一次倾尽全力站起,拖着不争气的身体朝着窗子那里颤颤悠悠地走去。最后,缓缓地闭上双眼,被炸裂的伤痛击晕了过去。

“你怎么了!怎么了……”我朦朦胧胧地睁开眼,台前有一双凝重的眼睛死盯着我深邃的瞳孔之中却充满了异样的温暖。那种感觉我至今都难以忘怀。

※※※

突然,屋传里来“咚咚”的声音,子凡的爸爸回来了。

“爸爸,你快来看看这只鸟。它好像快不行了。”子凡拔腿逃出了我的视线,一边向着屋门方向跑一边大喊着。

“鸟?”子凡爸爸张宇刚下班回家,听儿子子凡这么一说,既惊讶又好奇。

“今天,我和刘可他们一起玩,意外发现了一只受伤的鸟。你快来看看!”

“那得赶紧了!”

不远处二人谈话格外清晰,他们竟为了像我这样的一只鸟交谈起来,不太理解人类这种行为。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来到我的身旁。子凡爸爸目光如炬,双眼交汇间不断投来那黑暗中倔强的光芒。他面容慈祥和气,宛如湖边的芦苇一样,温柔细腻。

“这只鸟应该是信天翁,是生活在海岛附近的珍稀鸟类。怎么会出现在内陆?我去找下药,给它做全面的包扎和治疗。”张宇言语之间既露出疑惑,也对这只鸟儿的生命开始担忧起来。话音刚落,他便慌忙地走开了。这两父子的性子竟然是如此相似,一瞬间我对他们生出了好奇:这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人类。就在我瞬间深陷不解的时候,张宇就提成方形东西走了过来。他慌张急促的气息渐渐平稳,麻利地打开了人类治疗的“药箱”。

此时的张宇沉稳干练,从他细心的眼神看得出来他非常在意我的伤。他游刃有余地从药箱里拿出许多东西。他手持纤细的树状物,瞬间扎在我的翅膀上,不到一会,全身失去知觉,大脑无法控制整个躯体行动。一阵麻木后,双眼渐闭后,睡着了。

醒来后,我发现长长的硬棍支起我受伤的翅膀,这被人类称为“绷带”的东西一层一层的包裹住我的翅膀,尽管疼痛依旧,但似乎不在像之前坠地那般锥心剧烈。我知道,这一定是他做的。眼瞅这样,我只好乖乖地躺在台上,一动不动。

那夕阳已在我包扎完后悄悄溜走,随之而来的是夜晚,静谧的夜空中最亮的天狼星似是在闪烁着,我知道那一定是家人在向天狼星祈祷我平安无事。窗外远处,除了那夜空,水平线上也亮着,一片高耸入云的庞然大物那端,无数金光闪闪,与那天狼星遥相呼应,从来没有见过这般风景的我,视线却渐渐地被它吸引。

人类,究竟是怎样的动物?他们不是会残害动物吗?!为何这人类家园会如此繁华绚丽?!……心中太多疑惑,在此刻飚速增长……这竟与爸爸所说的不太一样!

“你在看窗外的风景吗?”子凡匍匐着身子,注视着我。

……一阵犹豫后。

“呜……呜……”我望着他,冲着他叫起来。

“告诉你哦!那一片高高的,在我们人类这里叫摩天大楼……还有那光,是一种叫霓虹灯发出来的……”子凡滔滔不绝地道来。

看着他纯真温柔的神情,我的心房又进一步放下了抗拒。心里有的只是疑惑,抵抗与厌恶骤然间被单纯美好的交流冲散了许多,淡薄中掺杂着别样的情感。这种情感,有别于过去的那些,更像是两个物种,两个生命之间的沟通,没有所谓的不解与不快,更多的是坦诚。

这天夜晚,不再是曾经那些日子里的感觉,更像是内心突然出现了一个能理解自己的生命。也许曾经的飞翔是孤独的,那片天空飞翔的仅仅只是我自己。

人类,也许并不可怕,可能我只是去相信了愿意相信人类可怕的“谣言”,而我现在终于能自己一探究竟人类到底是怎样的生物。说不定,会有更多奇怪的事等待我去发现。

夜深,子凡匍匐在我身边睡着了。子凡爸爸从门外走了进来,轻轻地抱着他放在了软绵绵的木头上。我又发现新的东西,子凡爸爸眼神中对子凡流露出的情意,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底。我知道我的父亲也曾这样对我,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爱。它伟大,且神圣得不可思议;它温暖着每个子孙,永恒的驻扎在祖祖辈辈的时间轮回里。

幻想家曹彦

关于 幻想家曹彦

动漫、影视、音乐爱好者‖作家、动漫编剧‖代表作/山海系列小说《山海画卷之异闻志》、人文小说《苍穹鸟》等/剧本《恩惠之雨》《风雪凤凰》《流年岁月》等‖07年-至今/正式漫龄,动画、影视作品的阅片量共计达到千部以上‖热爱日本、欧美、国产等地区动漫,挚爱温暖人心、拥有深度的故事‖擅长写作类型/寓意童话,神话传说,青春励志,奇幻热血等

回复